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废材逆天:疯批鬼王日日想挖我内丹 > 正文 第三十章:嚣张不了多久了!
    待他们走后,江心月微笑的目光又挪到一众吃瓜群众脸上。

    瞬间,吃瓜群众浑身一颤,嘴里的瓜不香了。

    还深深有种被恶魔盯上的感觉……

    众人忙垂下头,降低存在感,打算默默溜走。

    “看完戏,不给点赏钱就走吗?”江心月却笑靥如花,一双美眸璀璨晶亮,美得无法言喻。

    戏谑的声音,瞬间将众人定格。

    她不让走,他们也不敢走啊。

    毕竟,连玄级高手都被她一招秒了,他们这些喽啰岂不是要秒成渣渣?

    有人悻悻干笑道:“太子妃娘娘,我们只是看热闹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让咱们一马?”

    江心月眨眨眼,小脸漂亮又无害道:“我知道呀。可是,你们不是说,想当他的恩客吗?”

    纤细如白玉的手指,遥遥一指,便指向不远处的漂亮少年。

    江澈浑身一震,俊俏的脸上又羞又怒:臭丫头到底是在帮忙,还是在羞辱他?

    众人这才想起,先前出言不逊,起哄羞辱了江家父子。

    于是,众人连忙跪下道歉,“太子妃息怒!我们不敢肖想江公子,我们就是嘴贱!嘴贱!”

    “我们这就抽自己大嘴巴子!”

    啪啪啪——

    一下,两下,三下……

    江心月没喊停,他们也不敢停。

    就这样,安静的门口,全是耳光声。

    江心月笑吟吟看着他们,漫步心机扯出一张手帕,擦着手上的血迹:“好吧,既然你们如此上道,那我就给你们一点人生建议:今夜子时之前,举家搬迁吧!超过这个时辰,若是我再看到你们,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人顺着她手指指向看去,赫然是江雷被挖心的尸体!

    众人瞬间吓的魂飞魄散,连连磕头:“是是是!我们立马就举家搬迁!”

    一个个如释重负般爬起,连滚带爬的离开。

    江心月翩然落下,将擦脏的手帕一扔,不满地撅嘴:“小蝶,手帕不够用啊!待会儿再买一沓回来!”

    小蝶笑吟吟跟在她身边:“是。”

    江心月又道:“今晚我要吃糖葫芦,糖醋排骨,糖醋鲫鱼,松鼠桂鱼,还有……”

    小蝶:“小姐,甜食吃多了会牙疼,要不换一换?”

    江心月不悦:“放心吧,我牙好得很!”

    她以前是妖,吃的都是异火、丹药、灵果。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好不容易做一回人,她要吃够本才行!

    两人一边走,一边讨论吃什么,完全忽略了身后的江恒父子。

    江恒看着她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略显苍凉喊道:“月儿……你还好吗?”

    她今日的表现,着实令他震撼。

    她还是维护他和澈儿了……

    她心里还是有他们的对吗?

    只是,她变了,变强了。

    他的月儿变强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如果他足够强大,何须月儿变强?

    如果不是遇到什么大事,他的月儿怎么会忽然变强?又怎么会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连眼神和气质都变了!

    变得无畏无惧,冷漠如斯。

    明明在笑,却又无尽寂寥……

    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江澈皱起眉头,亦开口喊道:“姐姐!是不是他欺负你?”

    是啊,一个人,如果不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换了一种性格呢?

    “……”江心月似没听见他们的关怀,冷漠的连头都没回一下。

    她又不是原主。

    他们也不是她的亲人。

    她是妖。

    而他们是人!曾经骗她,欺她,封印她,害死她父兄母后的人族!

    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何要帮他们。

    或许是那老头的一身傲骨,令她敬佩?也或许是他愿意为子女折腰的父爱,让她想起了她的父皇?

    总之,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他们。

    脑海里,小黑蛇邪魅戏谑的声音缓缓响起:“为什么救他们?”

    江心月随口敷衍道:“为了气死那对狗男女啊!没听说过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小黑蛇邪邪低笑,“我还以为你大发慈悲呢!”

    江心月冷冷一笑:“我像那种圣母心泛滥的人吗?”

    音落,她便浑身一颤,脸颊唰地一下俏红!

    因为臭蛇竟不安分的爬到了她胸口!!

    暧昧蛊惑的嗓音,仿佛就在她耳畔撩拨:“宝贝儿,你好像忘了,你不是人!”

    江心月止住脚步,身子僵硬,凶巴巴道:“你也不是人!你赶紧给我滚出来!”

    小蝶见自家小姐脸颊绯红,便上前关心:“小姐,你怎么了?”

    怎么突然不走了?

    小姐的脸怎么红了?

    江心月咬牙坚持:“没事。”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伏在她耳边:“宝贝儿,若是你不乖,我就咬你。”

    江心月逐渐眯起眼,她忽然意识到,这臭蛇太危险了,不能留!

    逮到机会,一定要除掉它!

    ……

    太子府。

    苏夜黎两人回府后,发现府上并未死人。

    只不过是几个丫鬟被打肿了脸,苏叶白被踹进水里罢了。

    于是,他又亲自将江映雪送回侯府。

    马车停下,苏夜黎嘱咐道:“到了,这几日,你好好待在府上,千万不要单独出府。”

    江映雪伏在他胸膛上,俏脸羞红,乖巧的点头:“知道了。太子哥哥理万机,干嘛还亲自送我?派两个侍卫送我不就好了吗?”

    苏夜黎摸着她柔顺的发丝,一改往日的冷酷形象,眼神温柔而宠溺道:“别人送,我不放心。她……最近举止疯狂,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

    江映雪心里自然清楚他担心什么,心中一阵感动。

    而她眉间浮起难过之色,叹气道:“我也不明白姐姐为什么那么恨我?许是姐姐也很爱太子哥哥,怪我抢走了太子哥哥吧。”

    “只是,姐姐再这么肆无忌惮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生命要遭殃,真希望她赶紧回头是岸啊!”

    “太子哥哥有空多开导开导姐姐吧。我想,她听不进别人的话,也一定会听太子哥哥的话……”

    爱他?

    她真的还爱他吗?

    答案是否定的!

    她看他的眼神,冷漠如冰,就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一样……

    一想到这些,苏夜黎眸里快速闪过一缕杀意:“放心吧,她嚣张不了多久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若要出府,一定要派人通禀我;想去哪儿,我陪你去便是。”

    听到他的第一句话,江映雪眼睛亮起。

    难道太子哥哥已经在对付她了?

    她暗自窃喜,乖乖点头道:“太子哥哥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