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振兴蜀汉:从天水麒麟儿开始 > 正文 第531章 匈奴血色,刀光剑影
    悠悠草原,放马关山。自战国以来匈奴兴起,历经数百年沧桑岁月,匈奴在历史的地位已然变得越发低下。

    建兴九年七月十三日,刘豹率领匈奴八万兵马对凉州地区展开全面进攻。凉州刺史马岱熟知匈奴生性残暴烧杀抢掠,特令四周村镇百姓全部迁入城中躲避战乱。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陈留王曹植此言当真是一言道尽天下多愁,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这就是当今三国鼎立之局所带来的梦魇与哀怨。

    放眼望去,十里甲胄;再放眼界,百里硝烟。数不尽的匈奴人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汉人拥有无穷无尽的金银珠宝与牛羊食物。

    拂拂——

    一阵热风掠过,城池战旗缓缓卷动,站在城头之上的马岱蹙着眉头竟不知如何应对当下之局。

    城外一字长蛇匈奴大旗,他们手中的弯刀早就已经饥渴难耐,驻足在众军之前身着华丽甲胄的右部单于刘虎面带不屑之色正辱骂马岱以求其出兵与他决战。

    “马家之名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你马岱也不过是蜀国的爪牙恶犬,真是可悲!你父兄之威名竟然让你这等无能鼠辈败坏得一无是处!”

    “………”马岱对刘虎此言感到十分愤怒,却见他眼神蕴含着浓厚的杀意,口中钢牙紧咬,那张铁青的面庞变得青紫,攥着鎏金虎头枪的右手顿时鼓起道道青筋,仿佛在一瞬间就可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站在他身边的马承看出马岱如果再听刘虎继续说下去肯定会大发雷霆而失去理智出城迎战。于是他伸出左手抓住他的右手,叔侄二人相视而对,马岱这个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失去理智。

    热风滚滚,他们的脸颊上遍布汗珠,心中越是焦急万分,他们就越是容易中计上套。马岱经历过诸多大大小小这样的事情,再有马承提醒自己千万理智行事,他这才稳住内心中愤怒的一面。

    铮铮——

    只见马岱提起长枪朝天一指,而后又狠狠地拄在地上。他那青紫的脸色逐渐缓和红润,双眼之中的杀意变得格外轻蔑,左手抬起指向城下刘虎恶狠狠地放话道:

    “刘虎老贼,若有胆就来攻城,少在老子面前使这等激将法!”

    “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刘虎忽然被马岱这一句话惹得哄然大笑,他提着弯刀指着马岱依旧没有停下他的激将法,甚至还对马岱不敢出城迎战感到羞耻:“马岱无胆鼠辈,鼠辈!!!!哈哈哈……”

    刹那间,匈奴军阵传来阵阵嘲笑之音,并且高声喊出“马岱乌龟,无胆鼠辈”这类的话,若放在魏延这种暴脾气的将领身上,恐怕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出城与匈奴人血战到底了。

    “马将军,我想再试试。”沉默许久的杨兰这时站了出来向眼前强忍愤怒的马岱抱拳请战道:“冲阵一场让这群匈奴人见识见识我大汉天威不容触犯!”

    “对!杨将军说得对,昔日陈破胡(陈汤)曾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之”,今日匈奴又犯,我等就该以强力逐之!绝不容许他们在此地肆意横行!”马承听到杨兰请战之言,心中也顿然生起出战之意,于是便向马岱抱拳拜道:“末将愿与杨将军率领城内五千铁骑冲杀匈奴战阵,要让这群匈奴人好好见识见识,大汉天威犹存!”

    话音刚落,大汉军旗刹那间由卷为展,大大的“汉”字在烈日之下显得格外醒目。不知是谁振臂高呼,那曾经使得匈奴闻风丧胆的千古名句再度现世!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之——

    杀——

    杀——

    杀——

    恍然间,天地动荡!那昔日威震四海名扬天下的大汉雄师再度回到这个“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的土地之上,今虽非曾经汉武昭宣,但要让季汉之名重震汉家山河!

    希律律——

    这如此“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波澜壮阔的英雄气概使得城下的匈奴人忽然想起前生噩梦,那卫霍之名曾震天下,陈汤之威曾扬华夏,今日!马岱之名要让大汉重回当年盛世,汉家领土绝不容许异族虎狼染指!

    “这…这…”刘虎顿时虎躯一震,双眼的畏惧之感油然而生,他不知为何竟然有种畏而远之的感觉,昔日被大汉铁骑杀得惨不忍睹的场景居然幻化在他的眼前之中。

    拂拂——

    夏风掠过,沙尘飞扬!却听“吱呀”一声,姑臧城门被守军打开,杨兰、马承二将身披重甲手持利刃热情满怀,身后五千铁骑杀意沉沉,大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

    希律律——

    汉军战马奔腾,掌中铁枪霍霍。五千铁骑形成根根铁刺在一瞬间捅进敌军血肉之中!杨兰柳眉倒竖,手中银枪在匈奴骑兵之中左突右刺,那蟠龙吞月、游走龙蛇之势在瞬间杀敌于无形之中!

    腾腾——

    马承继承父亲鎏金虎头枪的那一瞬间,他的肩上忽然顶起万千重担。但这一刻他等了数年时间,在马岱将这杆带有威震四方之意的宝枪托付给它真正的继承人的一瞬间,这杆枪的意义也就变得非同一般。

    却见他双腿勒紧战马贴近刘虎,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其领,右手铁枪犹如青蛇穿云游走在敌军丛中之间,左右敌军竟近身不得。身后铁骑仿佛看到“神威天将军”重回世间,他们的精神寄托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他们的内心深处。

    希律律——

    当啷——

    血染黄沙大漠里,汉魂重照日月土。汉军将士们内心之中别无想法,只有杀退那些入侵他们赖以生存的净土的匈奴人才能换得他们的家人一线平安。

    “放开我!放开我!!!”刘虎被马承套绳拖在滚滚黄沙之上,刚刚那盛气凌人的气势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满心的无助与求饶。

    杨兰见状与马承相互配合,却见绳索忽然如蚯蚓钻地一样蠕动而来,她抓住捆绑刘虎的绳索继续在黄沙策马奔腾,反观求助的刘虎竟然一动不动,像是已经离开了这个无助的世间。

    嗡——

    噗呲——

    欻拉——

    阵阵引人瞩目的场面惹得汉军将士们振奋不已,单于刘虎被杨兰拖行凄惨而死,这是他作为匈奴人侵略大汉疆土付出的应有代价!

    “刘虎已死,尔等匈奴贼子还敢抵抗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