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女尊:新婚夜,公主靠蛮力征服死对头 > 正文 第93章:把这两个人写成耽美文
    男子屈起长腿,慵懒坐在她对面,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洛凝抬起头,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的?!”

    这男人神通广大啊!

    男子勾唇:“因为我神通广大。”

    “……”

    江逸扫了他们二人一眼,忽然眼珠子一转,摇着扇子好奇道:“长公主,很喜欢秦时澈?”

    “当然喜欢了!”

    羽睫轻颤,洛凝点了点头。

    闻言,一旁的男子眉心微动,忍不住微微坐直了身子,深邃的眸定定落在她身上。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颜狗的洛凝直接答:“因为他长得好看啊。”

    “……”

    男子嘴角抽了抽:“就只是脸?没有别的?”

    洛凝想了想:“有。”

    “是什么?”

    “嗯……他冷漠的时候又酷又欲,闷-骚的时候又……“洛凝想不出来,索性乱说,“像只大型萨摩耶,又奶又软。”

    “?……”

    大型萨摩耶是什么鬼?

    又奶又软又是什么鬼?

    还闷-骚?

    那个大型萨摩耶是啥?”江逸问。

    “哦,是狗。”

    二人:“……”

    感情她就没把秦时澈当男人看待过?!

    “你把秦时澈当成狗?”男子颇为郁闷又牙切齿。

    洛凝不明所以男人的咬牙切齿:“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男子一惊,以为洛凝看出什么,刚想找说辞,洛凝却又说一句:“卧槽,你该不会暗恋秦时澈吧?”

    二人:“……”

    洛凝这般说着,愈加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不然他怎么知道秦时澈的。

    再者秦时澈长得够帅,男女喜欢,很正常啊。

    想着,若是日后回去,把这两个人写成耽美文,嘿嘿,绝对吃香。

    看着洛凝一脸蔫坏蔫坏的笑,就知道她在脑补不-可描-述的画面。

    “人家拿你当……长公主,你却把人家当狗,你也……太不厚道了。”

    片刻,江逸为秦时澈打抱不平。

    “狗怎么了?我说的可是纯品种宠物狗,金贵着呢。

    人家狗狗又奶又听话,从不会惹主人不高兴,而那秦时澈整天一张冰山脸,搞的我好像欠他几百万似的,要我说,他还不如狗狗呢!”

    其实每次在秦时澈那碰壁,洛凝心理其实是有丝不高兴的。

    此刻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洛凝闷闷地叹了口气,忍不住为自己愤愤不平了起来,语气里满是对秦时澈的浓浓幽怨。

    “……”

    某男子胸口一闷,仿佛有一支无形的箭射中了他胸口。

    有点……自作自受?!

    没注意到男子越来越郁闷的面色,洛凝兀自倒了杯温水抿了两口,这才继续开口,神色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认真。

    “不过我确实蛮喜欢他的,不然我这么颜狗的人,也不会允他一夫一妻。”

    “你意思你日后你不会再纳妾?”

    手指微蜷,男子眸色深深,漆黑的瞳仁似有什么在翻涌着。

    “也不一定,毕竟那秦时澈无趣的很,我一辈子只娶他一个男人,那我不得无聊死!”

    洛凝一手托着腮,一本正经道。

    男子:“……”

    忽然觉得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刷的打开扇子挡住半张脸,江逸贱兮兮地凑了过来,幸灾乐祸道:

    “老大,你作死了!”

    “滚!”

    男子郁闷地饮了口茶,茶香过后,只余满腔淡淡苦涩,一如他的心。

    洛凝体内毒素虽已尽数清出来,但身子还虚着,聊了没一会,便有些困倦了,忍不住连连打哈欠。

    男子瞧着她精神不好,遂拉着江逸离开了她房间,让她好好休息。

    随后洛凝忽然惊叫了声,吓的两个人又回来了:“怎么了?”

    “我把玉心给忘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张逸说:“我昨天晚上去找过,除了那些黑衣人的尸首,并未有其他人,或许……那玉心已经回宫!”

    “不可能,玉心不会这样做的……”

    男子提议:“要不我们送你去皇城,你自己进宫看看。”

    只能先这样了。

    ——

    洛凝一回宫,看到她的侍卫连礼都没有行,直奔荣安殿禀告洛依:“陛下……长公主……长公主回来了。”

    坐立不安一晚上的洛依闻言,当即从寝殿出来,正好看到跑来的洛凝。

    “凝儿!”

    “皇姐……”

    洛依连连上下检查洛凝,“凝儿,你有没有受伤?”

    不想洛依担心,洛凝谎称自己没事:“我没受伤,有两个人救了我,对了皇姐,玉心可有回来?”

    “回来了,只不过受了伤,现在还未醒,好在没有生命危机。

    对了,你刚刚说被两个人救了,那两个人是谁?”

    “这个……是两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狭义之人。”洛凝记挂着玉心,便道:“皇姐,我先去看看玉心。”

    “好!”

    即使敷了药,此刻躺在床榻上的玉心脸色还是很苍白,可见伤的很重。

    洛凝有些内疚,同时眸底划过一抹戾气。

    幕后使者若被她揪出来,她定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竖日一早,洛依本想直接将洛凝遇刺杀的事拿到朝上说,看看一众臣的表情,有谁心虚的。

    再者也让刑部尚书去查这件事,却被洛凝拦住。

    “皇姐,没用的,且不说这人是不是朝中之人,但凭对方能派出这么多黑衣人,由此可见这人不简单。

    不简单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露出马甲。

    再者当时有两批黑衣人要刺杀我,那么说不定想要杀我的人是两个人。”

    闻言,洛依眉心一片阴霾:“凝儿,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拿朝中人来猜,你觉得谁有这个悬疑?”

    洛凝脑海直接闪出南瑾茗,她顿了顿:“皇姐,你觉得南瑾茗有这个悬疑吗?”

    其实洛依也有想到她,毕竟她也喜欢秦时澈。

    不过没有证据,也不能断定。

    “要不……”

    两姐妹对视了一眼,眼里同时闪过一抹默契的碎光。

    三日早朝后,洛凝在独自在她公主府后花园的湖边凉亭里吹着风,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叹气,面上一副悲伤要逆流成河的表情!

    “哎,本宫咋这么悲催呢?怎么老是有人要杀本宫呢?搞的本宫都不能出门逛小倌楼了。”